首页
淡水虾
淡水蟹
淡水鱼
淡水贝
海水虾
海水蟹
海水鱼
海水贝
淡水动物

青海虹鳟鱼批发价格

  • 浏览:
  • 发布时间:2019-08-09 18:52
  • 黑鱼网
  • 小黑

龙羊峡有三文鱼养殖场,联络沟通了几个月,终于趁国庆假期间的那个只有1天的周末,去看看,寻新鲜:

养殖场属于青海民泽渔业公司,是浙江的盾安集团于5年前投资1千万设立的;

公司成立之初,试养过很多种鱼,包括三文鱼、鲟鱼、白鲑鱼、红鳟鱼、金樽鱼、湟鱼的花斑裸鲤,几年之后,发现三文鱼最能挣银子,于是乎其他鱼种逐步退出生产,这次一种一种来参观。

首先看公司的目前的主打产品------三文鱼:

三文鱼从鱼卵长成可出售的大鱼需要3年,公司已经成立5年,因此近两年这家公司才开始赚钱,目前出产的三文鱼占到国内产量的13%,但依然供不应求。

养殖公司刚刚成立之初,原本将三文鱼散养到龙羊峡水库,但散养不好控制质量/产量/规模,因此后来采用网箱养殖,但以前散养的三文鱼就成了龙羊峡库区中的野生三文鱼;

龙羊峡本地没有销售店面,三文鱼是订单式打捞,每天都有货被空运到上海/杭州/广州/北京;从养殖场捞出/剔内脏/冰鲜/运输/剔骨/鱼柳/成为上海/杭州/广州/北京餐厅的一道菜,整个周期是24小时之内。

如果要在龙羊峡本地买三文鱼,两个办法:一是找菜市场的商贩,他们有打捞出来的漏网之鱼/野生三文鱼,多是冰冻的,价格大约15-20元一斤,要自己加工剔骨;另一是找养殖场的人私下购买盒装成品,但价格官方正版售价,大约40-50元一斤。

两位养殖场的牛仔,准备小船带偶去养殖场的网箱群中兜兜风:

来到一个网箱旁,刚好投放饲料的船正要投食喂鱼:

这条船的投食是机械化的,把饲料投入船上的这个抛食机内:

抛食机会把饲料喷出来,直接喷入网箱中:

三文鱼争抢食物,水面沸腾,哈哈,好热闹:

能感受到三文鱼的心情,好吃的来了,哈哈,快抢呀!:

国际市场上,三文鱼贸易是鱼类贸易中最大量的,肉嫩刺少还好看,符合老外吃肉要大口啃、不用细细挑刺的习惯;

出口三文鱼最多的国家是挪威,但各国的三文鱼中,肉质最鲜美的来自美国,是阿拉斯加三文鱼,养殖场就进口美国阿拉斯加三文鱼鱼卵;

网箱内的三文鱼每天喂2-3顿饭,吃饭次数和水温有关,温度高的夏季3顿,其他季节2顿;每顿饭每个网箱一袋饲料,这样喂3年,就能卖鱼了:

喂三文鱼的饲料都是进口的,有丹麦产和智利产的两种,这种是丹麦产的,喂稍小一些鱼,这些鱼长了1-2年;

进口的饲料价格大约人民币400元一袋,国产饲料之前也用过,但三文鱼生长不够快,吃进口的生长快,价格也没差多少:

丹麦产饲料,爱乐银牌,喂小鱼的,有多种规格,配方都一样,只是饲料颗粒大小不同,防止把小鱼噎死:

查到的进口饲料许可证,相对爱乐铜牌,使用的爱乐银牌是更精细、营养好的饲料:

另外一条给长成的大三文鱼喂食的船,饲料需要人力抛洒:

这船上喂鱼的饲料是智利产的,三文鱼专用饲料,多喂2-3年的大鱼:

这箱鱼的一顿饭:

有些像黑巧克力,油油的,不太硬,扔入水中会漂浮:

我吃了一颗,哈哈,像没甜味的毛栗子加入一点点软木屑,添些盐会更好吃:

回来查看鱼饲料包装袋上网址,是智利一家买三文鱼养殖用品的专业公司,包括鱼卵/饲料/技术支持服务都有:

三文鱼,英语单词salmon,鲑鱼的一种,还叫大马哈鱼,花斑鳟鱼,生长于5-20度的冷水,淡水/海水中都可生长;因此在靠近北极的国家均有野生三文鱼,包括北欧、俄罗斯、日本、我国黑龙江、美国阿拉斯加、加拿大......;

野生三文鱼在小鱼时和产卵时生长于淡水,其它时间生长于海水;

3岁大的三文鱼就会产卵了,产卵时会从大海逆流游入河流,产卵后即死去。

这家公司养殖的三文鱼,只养到3岁,不等它们产卵即出售,因此未形成自己生产鱼卵的能力,需要进口阿拉斯加三文鱼卵,人工孵化培育,在让它们在淡水中成长,口味与野生的没有区别。

继续喂鱼,饲料扔到哪里,哪里就会沸腾,好玩!:

不扔饲料,水面平静,三文鱼缓缓游动:

绕网箱走一圈,看新鲜;

网箱上方的网,是要防止野生的鸬鹚/海鸥等鸟类偷鱼用的:

网箱上走路要当心,这种参观不适合儿童/老人/高跟鞋参加:

雌三文鱼其实可以养到3--4年,产卵后死去,雄性寿命更久,5-7年,高龄的三文鱼个头会很大,体长都在1米以上;

养殖场出售的三文鱼年龄是3年,一是按照销售价格/养殖成本算下来,养到3年出售效益最佳,二是养太大则会对包装/运输/出售带来不便;三是再大年龄的母三文鱼要产卵了,肉质口味会下降;

三文鱼并不怕人:

野生的三文鱼是吃肉的,人工养殖的也是抢食激烈,饲料抓得手上油乎乎的;

我估计把手指伸进去,它们也会咬几口,不过危险不大,毕竟不是食人鱼:

离开成鱼养殖地,去更远一些的养殖试验基地,看看不到1岁的小三文鱼如何养殖,那里除了小三文鱼,还有其他种类的鱼;离开时,工人们还在那里喂鱼:

养殖试验基地离成鱼养殖地大约7公里远,湖周围的山,光秃秃:

从陆地很难到达这片水域,水边都是悬崖:

周边的荒凉山体:

喜欢吃鱼的鸬鹚,养殖场不喜欢的动物:

靠近试验基地,一只匆匆逃走的鸬鹚:

养殖试验基地,网箱小得多,方格形,类似渔排;

有养殖场技术人员常年值守,其中还有女员工,照看小鱼要精心精细,女员工更适合:

这里的员工常年住在水上,每个月可以上陆地休息4天;

这里虽然离岸边并不远,但近处的岸边都是悬崖,悬崖上方是沙漠戈壁的无人区,几乎是不毛之地;

工作之余的休闲活动只有“吃喝睡觉、打电话、游泳、看电脑中存储的电影”,真是辛苦。

网箱上的网,防止鸬鹚海鸥之类的鸟偷鱼用的:

哈哈,小三文鱼,每条都不到10厘米的样子,不到1岁:

三文鱼的鱼卵都是从美国进口的,品种是阿拉斯加三文鱼,在孵化场作精心的孵化,孵化场在室内,温度/水温/含养量/水流/卵密度等等都要精心控制,一般不能参观,慢慢找机会尝试去看看;

孵化出来的小鱼苗长到稍大一些,就运到试验基地这里,培养他们适应室外湖水环境,继续长大,小三文鱼很可爱:

走动看看,这里仅仅是试验基地其中一个渔排;

蓝色边沿的铁皮房子是仓库,存储饲料、工具:

蓝色边沿房子旁边有一个拖拉机头似的发电机,每天晚上发电一会儿,供大家充电/照明,其它时间渔排上没电;

红色边沿的铁皮房子是员工宿舍/食堂/办公室,没有取暖设备,刮风时,房子会随波浪一起摇摆:

晒的衣服,小鱼在看:

冬天湖面不结冰,但会很冷,冬季女员工多会安排到陆地上工作:

试验基地的渔排上,走路要小心:

个别小三文鱼会死去,死鱼要及时捞出来,防止死去更多的小鱼,偶拣到3条死去的小鱼;

技术员要检验死去小鱼是否有传染病或寄生虫,如有,需要尽快给小鱼们治与病;

技术员还会定期检验水质,水质不干净会让小鱼生病;

养殖场水上工作人员的生活和餐饮垃圾要定期清运,不能就地排放,否则小鱼们就惨了;

龙羊峡的水质干净,水中没什么寄生虫和有害微生物,因此小三文鱼们生病很少,死因多不是传染病或寄生虫,但个别小鱼会受鸟类惊吓/不适应新环境死亡,但都是个别小鱼;3条可怜小鱼,身上还有漂亮的斑点:

这里走路要当心,防止渔网绊脚,跌入池中,要是跌入,人受到惊吓倒是次要的,小鱼们受到惊吓会生病,哈哈:

忠实的狗狗,很久没上过陆地了,试验基地的人员和它是好朋友:

回到陆地,到简易码头看看打捞出即将运往北上广深的成品三文鱼;

等待中看湖水,的确很干净,湖周围都是人烟稀少的地区,甚至有无人区,很难被污染:

运送成品三文鱼的船很好识别,船头有吊车:

到岸,满舱三文鱼:

三岁大的鱼,大约50--80厘米的身长:

这船侧面的水下部分,与湖水是相通的,只隔了一张网,可以让三文鱼能尽可能多活一些时间,保新鲜:

转运三文鱼,先把它们集中到一起:

之后用一个超大号的抄网,人力和吊车配合,把鱼捞进抄网中:

吊起,鱼们在抄网中扑腾、喘气:

另一边,装鱼的箱子中已提前铺好一层冰渣:

一抄网装一箱鱼:

装鱼的同时,冰渣同时撒入,保鲜要及时:

哈哈,空抄网提起,很像广州的小蛮腰唉!:

又一抄网:

倒鱼入箱:

鱼还活着就被冰鲜保存:

要装整整一卡车,大约1000条,每天打捞2卡车;

卡车会立即把鱼送往不远的包装加工厂,工厂内流水线作业,宰鱼/去内脏/放冰渣/包装/运往西宁机场,当天的航班会去北上广深,第二天被端上餐桌,多数会成为刺生/寿司生吃,干净的水质会产出干净的鱼肉,少数会被熟吃:

现在养殖场出产的三文鱼,都是3年前买回的阿拉斯加三文鱼鱼卵;

目前每天打捞2卡车,养殖公司平时都是订单式打捞,并没有敞开销售;

按照目前的订单,明年2月份就会断货,到时需要再等几个月,等另外几网箱的鱼长大才能供应;

国庆假期临近,近日订单多多,加工厂的流水线只有每天凌晨5点到早晨9点停下,其它时间人和机器都在忙。

加工厂管理严格,别说我这样的参观者,即使养殖场自己的员工也难进入,是出于卫生和食品安全的考虑。

加工厂出来的三文鱼废料,主要是内脏/油骨/边角料,可以加工做鱼油/鱼肝油,但目前尚未建立处理工厂,处理这些垃圾废料有些头痛,已经被政府环保部门叮嘱;

现在养殖公司已经专门在做三文鱼的生意,其它鱼类已经停止新购鱼卵、试验性养殖,以前试验性养殖的其它鱼类还有部分剩余,也去看看---------------

金鳟鱼,和三文鱼比起来,金鳟鱼的价格便宜,但养殖成本差不多,就决定不再新增生产:

金鳟鱼是虹鳟鱼中特殊的一种,红黄色身体,很漂亮:

漂亮得能当观赏鱼,也能当食用鱼,就剩这几网箱了,公司会当礼物送或出售,卖完也就没有了:

亮丽的外衣:

近看样子:

还有,普通的虹鳟鱼,和三文鱼很像,但嘴巴更长一些,身上的斑点小而多:

虹鳟鱼的养殖成本也和三文鱼差不多,养3年,但价格比三文鱼低,也决定不养了,最后一批:

其实,三文鱼和虹鳟鱼都属鲑鱼,肉质/外形都很像:

养殖试验场另一处鱼排,满房子的鱼饲料:

这里的鱼排没人,工作人员去别处了,狗狗未拴:

打电话,叫熟悉这只狗狗的工作人员来拴狗:

有鲟鱼,是中华鲟的亲戚,相对三文鱼,鲟鱼的养殖竞争相对激烈,公司也在慢慢缩减鲟鱼的养殖规模:

这些鲟鱼3岁了,个头都不小:

养殖场员工曾将在3年前把小鲟鱼倒入这个网箱,其中一名员工不小心摔了一跤,一盆鲟鱼鱼苗就进入了龙羊峡水库,因此,水库中现在有少量野生鲟鱼,应该也有这么大了:

另一箱鲟鱼:

还有白鲑鱼,当初从俄罗斯进口的鱼卵;白鲑鱼很不好养,经常有死鱼出现,虽然价格比三文鱼高,但风险大,养殖公司打算未打算做白鲑鱼的大规模养殖;网箱中漂着2条死去的白鲑鱼:

说话间,又有一条白鲑鱼翻白肚了,没完全死,但游不动了,牛仔们捞上来看看:

看这一侧,白鲑鱼还正常:

但另外一侧,鱼眼睛周围有一圈水泡,水泡都快爆了:

趁新鲜,牛仔们要把它带回去,给技术人员找原因:

白鲑鱼肉质最鲜嫩,价格最高,但养殖很难,牛仔们说刮场大风,起些波浪都会让几条白鲑鱼死去,它们不能完全适应这里的环境,身体抵抗力过低。

还养殖有青海本地鱼:花斑裸鲤,也就是湟鱼的一种,它们是本地鱼类,完全适应这里的水,投食给它们,吃得很香:

野生花斑裸鲤生长在青海的扎陵湖/鄂陵湖,俗称大嘴湟鱼,外形/习性和青海湖湟鱼非常像;

这种鱼养殖是成功了,但养殖公司也打算放弃养殖,原因有二:一是长得太慢,8到10年才能长成1斤重的鱼,投资回收期过久;另一是政策原因,青海湖湟鱼目前全面禁捕禁食,花斑裸鲤虽不属于青海湖湟鱼,但秀才见了兵,有理说不清:

有一条花斑裸鲤死了,帮他们捞上来看看:

花斑裸鲤与青海湖湟鱼的不同之一就是背部有黑色云斑,并非全背皆黄色:

另一处区别,就是花斑裸鲤比青海湖湟鱼地嘴巴大,嘴巴外形也有区别;

先看这条花斑裸鲤:

这是青海湖湟鱼,背部没有黑色云斑,嘴巴外形稍有不同,嘴巴相对较小(网络照片):

离开养殖场渔排,渔排上的狗狗恢复自由:

远处的龙羊峡水电站大坝:

岸边,有人还在制作网箱,养殖场的规模在扩大,以后主要经营三文鱼了,其他鱼种慢慢缩减:

制作网箱的人,带着礼帽,操广东口音,湛江来的,说水面有野鸭出没,要能抓到,很好吃的;

哈哈,如果能吃几只鸬鹚,正符合养殖场的需要:

湖边的浅滩中,野生小鱼一群群:

“淡水三文鱼是寄生虫高风险的虹鳟鱼,寄生虫超乎想象,不能生吃。”

短短两日内,“青海虹鳟鱼”俨然成了“网红”。而事件的起因,是源于央视财经频道的一则报道。

央视报道称:“青藏高原很早以前就开始养殖三文鱼,目前已经占据了国内三文鱼三分之一的市场。”

一则看似再“规矩”不过的新闻消息,却在短时间内迅速发酵引起舆论哗然,真相究竟如何?5月24日,科技日报记者第一时间走访相关领域专家学者,以求为读者正听。

虹鳟鱼是“冒牌三文鱼”?

给出结论之前,先来科普一下何为“三文鱼”。

专家介绍,三文鱼(学名Oncorhynchus)其英语词义为“鲑科鱼”。三文鱼分为鲑科鲑属与鲑科鳟属,所以准确地说三文鱼是鲑鳟鱼。

而鲑科鱼中的鳟属鱼有两种:海鳟和虹鳟。

20世纪初,挪威人带着大西洋鲑登陆香港,称之为“salmon”,这个外来词在粤语中被音译为“三文鱼”。而在不同国家的消费市场三文鱼涵盖不同的种类,挪威三文鱼主要为大西洋鲑,芬兰三文鱼包括我国东北产大马哈鱼和驼背大马哈鱼等。

“这是一个认知概念问题,三文鱼是商品名,不是种名。消费者普遍认为三文鱼一定是进口大西洋鲑鱼,然而所有的虹鳟鱼、大西洋鲑鱼——鲑形目下属大约220个品种,都可以通俗称为三文鱼。” 甘肃省水产研究所所长张艳萍博士说。

生吃虹鳟鱼安全吗?

虹鳟鱼能生吃吗?养殖的三文鱼会有很多寄生虫吗?

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基地常务副总杨旭介绍,从1995年挪威对中国出口以来,中国人吃到的都是进口养殖三文鱼。很多消费者普遍存在认识误区,认为野生的就是天然的,一定比养殖的好。其实并不尽然。

“就渔业产品而言,决定产品品质的关键是它们每天是否能摄入均衡的营养物质,是否能生活在安全、洁净的环境中。”杨旭说,“以挪威三文鱼养殖为例,臭名昭著的异尖线虫成虫是寄生在鲸鱼、海豚这样的海洋哺乳动物肠道里。虫卵随寄主排泄物进入海水后,变成磷虾等的食物。小虾们被三文鱼吃掉的同时,寄生虫也得以入住三文鱼体内。而养殖渔场通过网箱隔离了养殖鱼和其他野生鱼类,且完全使用人工颗粒饲料饲养,这些饲料鱼饵经过高温膨化处理,直接切断了寄生路径。同时,网箱都有鸟类防护设施,阻断了寄生虫通过鸟类粪便传播的途径。”

这一说法得到了青海大学生态环境工程学院院长李长忠的肯定。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目前在青海省没有发现严重的能够危害健康的鳟鱼寄生虫发病情况。

“可以肯定的是,三文鱼可以生食,它有很多食用方法,刺身只是其中一种。但从安全角度而言,三文鱼加热到65摄氏度以上食用比较放心。”李长忠说。

张艳萍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青海龙羊峡水库养殖的是三倍体虹鳟鱼,不存在有寄生虫不能吃的说法。只有野生鱼类会存在寄生虫,人工养殖的不存在寄生虫问题,完全可以生食。目前市场中很少有野生鲑鱼在商品市场流通,包括国外进口的三文鱼也是人工养殖的大西洋鲑鱼。”

虹鳟鱼为什么偏爱青海?

“青海是饲养三文鱼的天堂!”采访中,李长忠感慨道。

李长忠介绍,鲑鳟鱼系冷水性凶猛鱼类,对栖息环境要求很高,尤喜水质清澈、溶氧丰富的山川溪流。其生长最适温度为14至16摄氏度,在适温范围内摄食旺盛,生长迅速。

目前,青海省鲑鳟鱼产量达到1.38万吨,占到全国鲑鳟鱼产量的30%,已成为全国最大的鲑鳟鱼网箱养殖基地。其中国内最大的鲑鳟鱼养殖基地位于青海龙羊峡,海拔2600米,水域面积383平方公里,平均水深80米,年均水温12℃,不封冻,是不可复制的鲑鳟鱼理想养殖环境。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鲑鳟鱼消费量每年在11到13万吨,国内产量不到5万吨,青海2017年产量为1.38万吨,已是供不应求的局面。

龙头产业需要强大的科学技术支撑,对此,青海大学高原水生生物和生态团队、青海省农牧厅渔业管理局等单位在水质监测、苗种培育、营养调控和饵料加工、疫病防控等方面通过技术攻关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技术体系,为全省乃至全国的冷水养殖产业起到了示范和引领作用。记者了解到,青海大学高原水生生物与生态团队作为青海省农牧业十大科技创新平台之一的技术依托单位,由李长忠任首席专家,这一团队已经吸引了国内顶级高原水生生物冷水养殖和水生生物和生态保护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博士生10名。

青海冷凉气候好养鱼

高海拔、日照强、氧气稀薄的青藏高原还能养鱼?答案是:能!不仅能养,而且还能将鱼养得非常不错!

青海天凉好养鱼。一条冷水鱼,牵动着青海沿黄流域百姓的致富心。“青海养殖的主要是鲑鳟鱼类,包含三文鱼、虹鳟鱼、大马哈鱼……这些鱼类只能在低温水域中繁殖、生长,因此被称为冷水鱼。”“国内冷水鱼产业发展范围并不广阔,但咱们青海得天独厚的冷凉气候却十分适宜冷水鱼的生长,产业前景很可观!”青海省渔业环境监测站负责人自豪地说。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我省打造高原现代渔业的步伐一直没有停歇。从2007年开始,我省借鉴并引进挪威成套冷水鱼网箱养殖技术和生态环保的养殖装备。从美国、挪威、丹麦引进鱼种,以白鲑鱼和虹鳟鱼为主推品种,以深水大网箱养殖为主推技术,开展了沿黄水库冷水鱼网箱养殖技术示范推广。

青海成全国最大养殖基地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随着黄河上游大中型梯级电站和水库的建成,在青海黄河干流中,有300公里的水域属冷凉水体,水体洁净、水质优良,被国内外公认为网箱养殖冷水鱼条件最好的地区之一。

拥有着得天独厚水域资源,加上寒凉适宜的气温,青海成为冷水鱼生长的一块“福地”。据统计,如今我省可利用发展渔业的水面有60余万亩,其中水库57.4万亩,湖泊6万余亩,池塘6200亩。随着黄河上游水电站建设,形成了10座大中型水库,常规养殖品种主要为草鱼、鲤、鲫等温水性鱼类,冷水性养殖品种以虹鳟、金鳟、高白鲑等冷水性鱼类为主,同时还开展了青海湖裸鲤、花斑裸鲤等土著鱼类的养殖,初步形成了具有青海高原特色的冷水鱼养殖发展模式。

海东市化隆县依托境内“串珠状”黄河梯级电站水域资源优势,在冷水鱼上走出了一条规模化养殖的道路,截至目前,已发展冷水鱼养殖龙头企业20家,累计建成网箱693个4.5万平方米,年投放金鳟、虹鳟、白鲑等各类鱼苗79万尾,实现捕捞年产量55.3万公斤,年产值达2200万元,现已成为青海省规模最大、标准最高的冷水鱼养殖基地。

专家测算,目前,青海各梯级水库大坝间完全可以开发进行冷水鱼网箱养殖面积有1800亩左右,若对可建设面积进行全面开发利用,在现有技术条件与保护环境优先的状况下,仅网箱冷水鱼产量即可达到3万吨以上。目前,青海省已经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冷水鱼网箱养殖基地,占全国冷水鱼产量的20%,预计到2020年冷水鱼网箱养殖业产值在30亿元以上。

黄河沿岸农民水里捞“金鱼”

任何新事物的发展都要经历一个过程,省农牧厅渔业局负责人介绍说,起初的示范推广很难,老百姓接受起来也需要一个过程。不过,正是从那个时候起,黄河边上的农民才开始真正“靠水吃到了水”,从黄河水里淘出了“金鱼”。

在海东市化隆县,黄河流程167公里,水域面积达11万亩。化隆县向东村村民马木亥买是最早一批投身冷水鱼养殖的农户。几年前,马木亥组建起了向东村第一个水产养殖合作社,他说:“这几年冷水鱼市场行情特别好,每年养殖冷水鱼的收入达到10多万元,感谢政府让我们农民们转变了思路,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今后要带动村里的人共同靠养鱼发家致富,让村里的人越来越富裕。”

“今年我省的水产总产量达到12050吨,仅虹鳟鱼产量达10000吨,产量比上年增加2400吨,增长31.5%。现在产自龙羊峡等库区的三倍体虹鳟鱼已销往广州、上海等地。”省农牧厅渔业局局长王海说。

王海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低水平来算,一亩水域能产20吨,三倍体虹鳟鱼目前的市场价为每公斤售价在100元左右,那么一亩水域的产值就是200万元,如果2500亩水域都能够被利用,年利润就在35亿元至40亿元之间。

冷水鱼养殖成就富民产业

青海的冷凉气候造就虹鳟鱼个体大、肉质细腻、味道鲜美的品质!

随着青海鲑鳟鱼养殖业的壮大,产量供给能力越来越强,为了让鲑鳟鱼养殖更科学,更规范,在养殖技术上,我省专程邀请了北欧国家经验丰富的专家,这些从挪威、芬兰、加拿大、美国、丹麦特地赶来的专家看到青海的养殖条件后,都吃惊不小,专家们没想到海拔如此之高的青藏高原竟是冷水鱼生长最佳的地方,青海的冷凉气候是养殖冷水产品独一无二的绝佳条件。

在专家的指导意见下,我省从养殖环境、饲料投放、网箱的设置等重做要求,规定为龙羊峡容载量为2万吨、积石峡的容载量为1万吨。通过科学的养殖技术,青海省养殖的虹鳟鱼的品质越来越好,国外订单量猛增,主要出口至俄罗斯、丹麦等地,在国内远销至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2016年我省虹鳟鱼产量冲破1万吨,占领了全国75%的份额,每10条虹鳟鱼中,就有7条来自青海。